• <input id="1i20p"><option id="1i20p"></option></input>
  • <thead id="1i20p"><del id="1i20p"></del></thead>
    <thead id="1i20p"><s id="1i20p"></s></thead>
  • <input id="1i20p"><option id="1i20p"></option></input>
  • <object id="1i20p"><span id="1i20p"></span></object>
  • 當前位置:首頁 > 專題集錦 > 水利文化 > 文化拾零 > 文學作品

    初心綻放木蘭香


     李廣彥

         花木蘭女扮男裝,替父從軍,童叟皆知。 兩年前我曾以“工地花木蘭”為題寫過劉怡,如今再次走近她,她依然像花木蘭一樣堅守在工地,初心綻放青春的風采。

         劉怡皮膚白皙,秀發披肩,戴副眼鏡,性格潑辣直爽,她戴著安全帽穿梭工地,頗有幾分戰場上的女將風范

         就讀武漢大學水利水電工程專業時,劉怡便黨組織表成為水利專家的愿望和決心,女生是此專業的“稀有物種”,而研究生畢業者更是寥若星辰。來鄂北水資源配置工程前,劉怡曾參與多項大中型水利工程機電設計這條全長近270公里的水龍,引丹江水橫貫鄂北崗地,解決沿線500萬人生產生活用水,劉怡所在的廣(廣水)悟、(大悟)建管部是全線終點,這里是開國大將徐海東、原中國海軍司令員劉華清的故鄉,過去紅軍幫窮人得解放,如今水利人為百姓送清泉工程上馬時,劉怡女兒剛出生不久,她狠心給孩子斷奶,像奔赴前線的戰士,成為早期一線報到的女將之一。

          兵無常勢,水無常形。劉怡既要負責工程質量、安全工作,又要負責工程合同進度管理,面對新領域、新挑戰,她白天帶著安全帽、圖紙、標尺三樣“寶”,視工地為新學堂。各類規章制度、行業導則、標書合同則數十、多達三四百頁,的視力不好,但堅持夜讀百萬字的資料心中有數,幾萬字的筆記了然于胸 

         “整改措施不夠,資料退回重新整好再報來……”劉怡邊敲打電腦鍵盤,邊側頭肩夾手機忙碌著第一次采訪就一副忙碌架勢,形象挺“霸道”。她坦言:“工程質量我抓得蠻兇,從不打馬虎眼兒,有問題直接指出,毫不留情。”直言快語的性格,外柔內剛的氣度,頗有“花木蘭”的氣血。在劉怡看來,凡事要公道公正,是非曲直毫不含糊,而黨員更要有立黨為公的家國情懷,這也是入黨的堅定態度。工程投資180億元,是湖北有史以來自主投資規模最大的水利工程,省委省政府向人民做出“永久、生態、高效、廉潔”的承諾,每分錢都要花得光明正大,用到鋼韌上。劉怡認理兒不認人,對事不對人,功是功,過是過,同一個施工單位,某項工作做到位就表揚,不足之處就批評。考勤參建單位,只認到崗人頭,不認級別高低,對號入座,照單打勾。標段報來的數據她都認真核對,每個報告哪怕監理單位審完了她也要過目。除日常檢查外,她還對各單位人員到崗、操作規程規范執行、質量安全保證措施、防汛值班等情況抽查考核,偏差嚴重或整改不到位的,處罰、通報、約談……像“鐵娘子”一樣執行鐵規鐵紀。有人抱怨她“鐵板一塊”,管理太嚴。“原則性問題不能打折扣,這是底線,質量不嚴格,返工后受損失的是你們,我是在幫你們!”她的回答斬釘截鐵。

          戰爭從來沒有讓女性走開,工地也從來不憐憫女性。“花木蘭”是不知疲倦的戰士,劉怡是每天“白加黑”、每周“五加二”的工作狂,關鍵時刻敢于犧牲。施工現場遭遇特大暴雨襲擊,部分標段進場道被淹,面對山體滑坡危險,劉怡毫不猶豫跳入沒膝深的水中......30多名受災人員安全撤離,三天后工地恢復正常施工。有人問她哪來那么大的膽兒?她爽朗一笑說:危難時刻黨員就應沖在第一線,誰在工地都應該這么做!

       劉怡沖鋒陷陣在一線,至今也沒什么官銜,但她始終以主角的姿態露臉去年她從工程管理科轉調度運行科牽頭負責人,負責的合同管理、征地協調、農民工工資保障、信息化管理等工作,哪一項都牽一發動全身。9個標段的征地拆遷、合同管理等工作都是難啃的骨頭,硬著頭皮也要上。“別人都說我是不好說話的人,怎么叫好說話?嚴格合同管理,每條每款都應按照規范去做!”劉怡總有一股共產黨人最講認真的勁頭。她定期培訓合同管理人員,去年搞工程結算程序培訓,今年是合同變更和設計變更培訓,使施工單位和監理單位的合同管理業務水平迅速提高。隨著工程往前推進,各種矛盾問題突起來,砂石原料供應不足,她積極協調地方政府和相關部門尋找可用的砂石料場。砂石漲價導致部分標段個別工區停工、窩工,施工單位與農民工產生對立情緒,劉怡依靠地方勞動部門,較好協調解決了問題。“我是急性子,現在挨罵受氣也習慣了,人思維方式不一樣,工程協調就是要耐心與人溝通,考慮周全,這也是為人民服務。”一席話,讓我看見一個更加成熟的劉怡。

          水利工程建設遠離親人是常態,但女同志付出恐怕常人難忍受鄂北調水工程自開工來,至今依然在一線的女同志不過二三人,劉怡有想法無怨言,走上鄂北工地大舞臺,我失去一些,但收獲也大,人的心態很重要,自己選擇的路就是跪著也要走完,為了工程早日竣工,我必須牢記初心,堅持下去!”劉怡來鄂北時女兒在襁褓中,轉眼五歲了,丈夫開公司更忙,幾年來全靠老人替他們分擔,去年公公身患癌癥,婆婆對這個小家庭也力不從心“我每個月回家的日子有限,女兒生下來我就沒有好好帶過她,工程正緊時孩子住院我都沒有回去,公公住院我也只是匆匆回去看一眼又回到工地。老公一個人又當爹又當媽,對我發脾氣我能理解,現在提倡生二胎,我也想滿足老人和丈夫的愿望呀,但工作實在離不開,條件不允許......”再要強的女人說到痛處也流淚。長時間不能陪伴女兒,女兒她,小時候誤把親媽喚“阿姨”,即便現在也多次不愿接媽媽從工地打來的電話每每談到女兒,劉怡總是眼噙淚花,作為母親,她欠孩子太多只能盡量解釋希望家人體諒。雙休回家,劉怡時間都給老公和孩子,沒有逛過商場,什么東西都網購,只圖省時間。堅強的外表藏著一顆柔軟的心,也想做名好妻子、好母親,可為了水利事業,她只能先大家后小家。“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工程早日建成通水,人民不用再忍受干旱痛苦,我也能安心家人團圓一段時間,彌補柔......劉怡抹去眼淚又繼續工作。

        憑著不怕吃苦、不怕吃虧、不怕得罪人的“三不怕”精神,劉怡每年都能捧回“先進個人”“優秀共產黨員”等一摞證書,期間還在《中國農村水利水電》《中國水利》《人民長江》等核心期刊發表多篇論文,考取了一級注冊建造師執業資格證。更讓人沒想到的是,這個鐵血花木蘭還同丈夫一起默默捐助2名貧困大學生,閃爍一個共產黨員無私奉獻、樂于助人的優秀品質。

    “我自橫刀立馬,不輸男兒郎我盡到一個共產黨員的責任,沒有愧對入黨初心,也沒有辜負組織對我的信任和期望!”立于眾多建設者之間,英姿颯爽劉怡無疑是鄂北調水工程一道最美的風景,她是女性水利工作者突出代表,彰顯著當代水利精神,更是一個共產黨員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立足崗位、敬業奉獻等優秀品質的光芒閃耀

    打印收藏關閉我要糾錯
    相關信息
    色和尚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