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題集錦 > 水利文化 > 水利史志 > 工程志書

《漳河水庫移民志》概述(1996年版)

水庫移民工作既是搞好水庫工程的基礎,又是合理調整淹沒區和受益區利益關系的一項系統工程。它關系到水庫建設、管理的成敗,關系到國家社會的安定、團結。

漳河水庫的移民工作,在中共湖北省委、省人民委員會和中共荊州地委、專署的領導下,漳河水利工程總指揮部和漳河工程管理局配合有關縣市政府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整個移民工作,經歷了三個階段:50年代末期至60年代中期,主要是動員組織移民搬遷和安置,為施工和蓄水作好準備;70年代中期,主要是發動庫區群眾,開展以“三治”(治山、治水、治土)為中心內容的“農業學大寨”活動,進行農田基本建設,為發展生產改善生活創造條件;80年代以來,進入改革開放時期,主要是通過開發性扶貧,發展商品經濟,幫助庫區群眾脫貧致富。總的看來,漳河水庫的移民工作是成功的。開始,由于國家財政經濟困難,尚未明確移民方針,沒有專門機構,缺乏移民工作的經驗,工程脫險任務緊急,組織移民搬遷,主要采取政治動員,依靠集體,自力更生,國家扶持的辦法進行。在工程完建之后,水庫管理單位,把移民后的扶貧工作作為一項重要任務,在加強工程管理的同時,采取得力措施,幫助庫區人民盡快脫貧致富,深得庫區人民擁護。實踐證明,漳河水庫的移民工作方針是正確的,路子是對頭的,效果是顯著的,也是符合漳河實際情況的。雖然在具體工作中,有過一些曲折,但基本上保證了移民安置、工程建設和管理工作的順利開展。

多年來,漳河水庫成功的管理工作經驗和所取得的巨大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多次受到水利部和中共湖北省委、省政府、省水利廳以及荊州地委、行署的表彰和獎勵,其中也包含有卓有成效的移民工作。漳河庫區人民是具有光榮革命傳統、不怕犧牲、勇于奉獻的人民。早在大革命、土地革命時期,直至后來的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時期,庫區人民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開展了艱苦卓絕的革命斗爭,為新中國的成立作出了貢獻。在興建漳河水庫時,庫區人民又響應黨和政府的號召,顧全大局,獻出了世世代代賴以生存的土地和家園,為漳河工程建設和灌區人民作出了犧牲。歷史將永遠記住他們的豐功偉績,人民將永遠感謝他們的奉獻精神。

一、水庫梗概

漳河水庫地處湖北中部,背負荊山群峰,面向江漢平原,控制漳河(長江支流沮漳河的東支)及其支流育溪河共2212平方公里承雨面積的來水。水庫由國家投資12000萬元,于1958年動工興建,1966年基本建成。總庫容20.35億立方米,是一個以防洪、灌溉為主綜合利用的大型水利工程。庫區跨越宜昌、襄樊、荊門三個市的四個縣(區);灌區包括荊州、荊門、宜昌三個地(市)的五個縣(區),共有農田260萬畝。水庫工程規模宏大,氣勢雄偉。樞紐工程有四座攔水大壩和一座近10公里長的副壩,三段輸水明槽,九座放水、泄洪閘涵。這些建筑物均在水庫東南沿岸,綿亙30余公里,蜿蜒曲折,蔚為壯觀。灌區渠系工程分為:總干渠、干渠、支干渠、分干渠、支渠、分渠和斗、農、毛渠共九級13990條,全長7167.6公里,渠系大小建筑物1.5萬多座。整個工程共完成土石方7872.2萬立方米,混凝土15.68萬立方米,標工8000多萬個(含支分斗農毛渠工程)。

水庫效益十分顯著。從1966年全面投入運行到1992年,共為灌區提供農業用水121.2億立方米。由于漳河水庫的有效灌溉,使這片歷史上十年九旱的黃土崗坡變成了旱澇保收、穩產高產的商品糧基地。灌區糧食年年增產,年總產由灌前多年平均3.47億公斤提高到1992年的12.2億公斤,每年為國家提供商品糧5億公斤左右,約占湖北省商品糧的1/10。在防洪方面,水庫充分發揮了攔洪調蓄的作用:從1966年到1992年,共攔截上游1000立方米每秒以上的洪峰24次,其中超過2000立方米每秒的就有5次。不僅保證了下游40多萬人、50多萬畝農田免遭洪水災害,而且減輕了長江中游特別是荊江大堤的防汛壓力。水庫所儲蓄的是優質水源,近期每年向荊門市城區提供工業和生活用水6000多萬立方米。過去這個人口不足1萬,基本上沒有什么工業的小縣城,現在已發展成為人口13萬、年產值20多億元的新興工業城市。水庫在水力發電,航運、水產、林果業等方面也都取得了顯著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

水庫建成后20多年來運用的實踐證明,設計是合理的,正負效益之比是合算的。庫區淹沒耕地2.6萬畝,僅占灌溉面積的l%,加上灌區渠道挖壓耕地4.65萬畝,共計損失耕地7 25萬畝,也只相當于受益面積的2.8%。按動態水利經濟計算法計算所得的結論,水庫1966~1986年的總效益值為5.38億元,是工程總投資的3.9倍,益本比(R)為2.76,內部回收率(IRR)為2l‰。各項效益指標在國際同類灌排工程中均處于先進水平。

二、移民工作

歷史上,漳河上游,山巒起伏,森林密布,人煙稀少,每平方公里僅59人。土地貧瘠,糧食畝產僅200多公斤,耕作范圍一般在118米高程以下。水庫淹沒區除觀音寺、黃家集兩個集鎮外,再沒有什么重要的工礦企業和建筑設施。水庫設計正常蓄水位123.5米,千年一遇洪水位:觀音寺124.63米,雞公尖124.26米;校核洪水位:觀音寺126.4米,雞公尖125.63米。按省人民委員會批準的125米高程的淹沒水位線,經逐隊逐戶調查摸底,庫區應搬遷3319戶,14348人,應拆遷房屋24087間;灌區渠道開挖應遷移305戶,1524人,應拆遷房屋2048間。

漳河水利工程總指揮部早在開工初期,就開始了移民工作。1958年動員壩區群眾先行轉移,為l0萬施工大軍的吃住和施工創造了條件。大施工正在緊張進行時,1959年2月和3月,又先后兩次召開了有移民任務的各縣負責人會議,部署觀音寺庫區105米高程以下的群眾搬遷。會后,各縣、社相繼成立移民工作領導機構,抽調人員,組成專班,深入庫區,向移民群眾廣泛宣傳黨和國家的方針政策,宣傳修建漳河水庫的偉大意義,做過細的政治思想工作。同時進行調查摸底,登記造冊,制定實施方案。移民搬遷一般采取三種形式:一是凡有條件就地后靠的盡量就地后靠;二是無條件就地后靠的則成建制地集體遷出;三是不愿集體遷出的,或分散插隊落戶或投親靠友,自找出路。據統計,屬于第一種形式安置的有2163戶,8592人,占68.3%;屬于第二種形式安置的804戶,4223人,占25.45%;屬于第三種形式安置的有194戶,814人,占6.2%。凡成建制集體遷出的,都由政府事先選好搬遷地點,做好接受單位的干部群眾工作,教育他們顧大局,講風格,主動熱情地幫助移民解決困難。并組織移民和接受單位負責人見面,落實房屋拆建和移民生產生活安置具體任務。由于領導重視,組織得力,安排周到,工作進展比較順利。同時由于工程原因,導流隧洞于1959年冬季提前封堵,水促人搬,形勢緊迫,從客觀上也加速了移民工作的進程。

1963年,大壩逐漸加高,庫水位上升,而118米以上至125米以下的群眾仍未搬遷;還有少數已搬遷因水位還未上漲而又自動返回的移民急需復遷。加上當年雨量充沛,1~10月上游打鼓臺站累計降雨1352.9毫米,夏季山洪暴發,水位猛漲,洪峰日漲數米,有的群眾來不及搬遷,房屋被淹沒,損失較大。此時,漳河總部及時召開移民工作會議,并會同荊門、當陽兩縣分別組織專人,深入庫區調查,再次動員緊急搬遷,及時發放移民經費,認真解決移民生產生活的具體困難,特別是住房問題。按照省有關部門關于移民人均住房0.5至0.8間的規定,結合本地實際情況,落實到戶。接受單位有騰公房的,有買舊房的,但大量的是建新房。房屋結構形式,按當地習慣,土墻瓦頂,就地取材,由大隊安排勞力,組成專業建房隊承擔,實行包拆、包運、包建、包質量。對建房施工定額,施工質量,材料消耗定額,技工和小工勞動報酬等,都作了明確規定,經驗收合格后,結帳付款。由于依靠集體,發動群眾,因而移民建房較為順利。其他生產生活問題,也大多得到解決,基本達到了“四有”的標準:有住房、有菜地、有生產生活費、有集體生產設施(如倉庫、耕牛等),具備了起碼的生產生活條件。這一階段的工作,一直持續到1965年底才基本結束。

漳河水庫移民安置工作,前后歷時8年,共搬遷安置3624戶、15872人(包括各干渠移民)。其間遭到了連續三年自然災害的襲擊和其他不利因素影響。同時,由于導流隧洞提前封堵,移民搬遷迫在眉睫,而施工任務又十分緊張。在這樣的形勢下,移民安置工作的艱巨性、復雜性和緊迫性是可想而知的。但是在黨和政府的領導下,充分發揮集體經濟的優越性,緊緊依靠人民群眾,堅持做好思想政治工作,認真解決移民群眾的實際問題,基本上按時完成了搬遷和安置任務,保證了工程建設順利進行。有一些移民戶后來變成了富裕戶,一些移民村也逐漸建成了生產條件和生活條件都較好的移民新村,趕上了灌區人民發展水平。

60年代初期,國家財政經濟困難,移民搬遷經費有限,只能是發動群眾,自力更生,國家扶持,適當補償。當時,漳河水利工程總指揮部根據省人民委員會提出的“就地安置,重建家園,依靠群眾,自力更生,國家扶持,發展生產”的方針,對淹沒及挖壓的賠償政策是庫區和灌區,受益區和非受益區,按不同標準區別對待:庫區非受益區南漳、遠安縣的移民,按戶均500元補償,受益區荊門、當陽縣的移民,按戶均400元補償。灌區渠道工程挖壓耕地需要搬遷的,干渠由國家適當補助,支渠以下由受益縣自行處理。大施工結束時,漳河工程建設總投資中,開支移民經費284.96萬元(不包括其他行業對移民的實物支援和渠道對移民的補償),占工程總投資1.4億元的2.03%,移民人均補償標準為209元,均高于全省當時的平均水平。

俗話說:“金窩銀窩,舍不得自己的窮窩。”庫區人民世世代代在自己辛勤耕耘的土地上繁衍生息,一旦要他們離開自己的家園,遷往外地,他們感到很不適應。有的移民雖然搬走了,但思鄉心切,沒過多久,又搬回來了。因此不得不進行復遷。這不僅增加了工作量,而且增加了經費開支。在移民經費的使用管理上,對縣采取包干使用、超過不補的辦法。在具體執行過程中,有的發放管理制度不嚴格,不該發的發了,該發的又未發到手,也有重復領款的,造成了一些混亂,致使少數移民的基本生活一時未能得到妥善安排,后來才逐步解決。為安置移民而成立的荊門羅漢山農場和為便于領導而成立的漳河人民公社,亦因諸多具體問題不好處理,而相繼撤銷。

三、扶貧開發

漳河庫區在建庫前經濟就比較落后,加之建庫時房屋被遷、土地被淹,建庫后,庫區群眾生活較為困難。黨和政府對此給予高度重視和關懷,組織水利、民政、農業、林業、交通、電力、水產等部門積極開展庫區扶貧工作。漳河工程管理局始終堅持以庫區扶貧為己任,把它與防洪保安、工程管理、供水管理、綜合經營并列為五大管理任務之一,分工專人負責,常抓不懈。在總結以往經驗教訓的基礎上,變“輸血型”的救濟性扶貧為“造血型”的開發性扶貧,幫助庫區和移民加強基礎設施建設,提高自力更生、自我發展的能力,盡快脫貧致富,趕上灌區經濟發展步伐。

70年代中期,漳河工程管理局根據省水利廳的安排,配合庫區黨政領導,組織庫區人民開展了“學大寨、趕明山(水庫)”的活動,掀起了治山、治水、治土的熱潮。當時提出的口號是:“山下變糧倉,山上變銀行”。主要任務是:砌岸造田,引水上山,開山抽槽,植樹種果,因地制宜地為發展生產創造條件。為了加強領導,成立了以荊門縣革委會副主任彭明軒為指揮長,漳河工程管理局副局長賀富彬為副指揮長的漳河庫區農業學大寨指揮部,由荊州地區水利局、荊門縣和漳河工程管理局抽調專人,組成兩個工作組,深入庫區,幫助規劃設計,搞好組織發動工作。1974年3月在荊門煙墩沿河大隊召開現場會,進一步推動了庫區“三治”活動的開展。會后各地很快行動起來,到處紅旗招展,熱氣騰騰,冬季投入勞力最多時達萬人,農忙時留下少量勞力繼續堅持,實行農閑大干,農忙小干,常年專班干。荊州地區水利局還組織水利工程隊的工人和推土機械在三化、新建等大隊幫助造田,無償服務達1年之久。為了扶持和發動群眾搞好“三治”,省人民政府采取了一些優惠政策,凡需要爆破的石方,除爆破材料由省供給外,每造1畝農田,經驗收合格,補助人民幣20元。漳河庫區“三治”活動,經過兩年的努力,省投資31萬元,群眾投工10萬余個,共計造田442畝,墾荒593畝,造林植果2100畝,興修各類水利設施133處。這一活動,效果比較明顯,深得群眾擁護。有些長期缺乏口糧的生產隊,當年造田受益,當年便不要國家供應糧食。這不僅解決了群眾眼前的實際困難,而且還建設了一些永久性的設施,為脫貧致富打下了良好的基礎,密切了水庫管理部門與庫區群眾的關系。

80年代初期,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精神和改革開放方針指引下,漳河工程管理局又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對庫區和沿副壩周圍的6000余畝農田的灌溉用水,免交水費;對庫區群眾入庫捕魚,降低管理費收取標準;幫助庫區架設輸電線路83公里,興建小型水利設施100多處,投資29萬元興建副壩泵站引水渡槽;多方籌集資金80多萬元,興建清靜庵明槽公路大橋。這些舉措,極大地改善了庫區群眾生產生活條件。

1984年8月,中共湖北省委書記關廣富視察漳河水庫,對漳河庫區的開發性扶貧給予充分肯定并作了重要部署。湖北省人民政府于1985年5月發出通知,成立:“漳河水庫綜合開發領導小組”,由荊州地區行署副專員徐林茂任組長,荊門市副市長羅昌斌、漳河工程管理局黨委書記尹同孝任副組長,當陽、遠安縣和漳河的有關領導參加為小組成員。領導小組的任務是:科學規劃,協調各方,組織實施,督促檢查,扶持庫區生產,扶持庫區群眾脫貧致富。領導小組邀請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省農科院、省社科院、北京城市規劃局等單位的專家、教授來漳河考察、咨詢,出主意,想辦法。在此基礎上,組織專門力量,經過認真調查研究,作出了開發庫區的長遠規劃,并為實現規劃做了大量的工作。在籌集資金方面,根據省人民政府的規定,實行水費附加10%返還資金,每年約20~30萬元。同時省水利廳、財政廳在扶貧專款、周轉金、補助資金等方面也給予了大力支持。1985~1990年,共籌措各種資金314.2萬元(其他部門資金未能計入)用于庫區扶貧。與此同時,還積極引導庫區人民科學種田,科學養殖,實行科技扶貧。漳河工程管理局以其自辦的林場和養殖場為示范基地,為庫區群眾傳播種養技術,先后組織庫區干部群眾11批92人次到外地參觀學習種養技術,并購回種養技術錄像帶17盒,在庫區各鄉村輪流放映。1990年又請省農科院科技開發中心的專家教授來漳河水庫分別舉辦柑桔、山楂、茶葉、食用菌培訓班,參加培訓的庫區基層干部和群眾204人次。這些措施,對庫區科學種養、脫貧致富起了重要作用。截止1992年,庫區共發展柑桔l萬余畝,山楂2050畝,其他水果110畝,茶葉1500畝,食用菌1000棚,開挖魚種池、成魚池748畝,網箱養魚14畝,攔庫汊養魚11處3500畝,投放大庫魚種1500萬尾,還興建公路60公里,興建中心小學一座。通過開發性扶貧,庫區面貌發生了很大變化,農林牧副漁業生產指標全面增長,人民生活水平明顯提高,管理部門與庫區群眾關系大大改善。庫區1990年社會總產值2601.31萬元,比1985年增長302.83%;1990年糧食總產量1575.80萬公斤,比1985年增長39.33%;已掛果柑桔3000畝,年產柑桔300萬公斤,茶葉500公斤,山楂30萬公斤,成魚50萬公斤;1990年人均純收入530元,比1985年增長155.9%,大部分農戶基本解決了溫飽問題。

漳河庫區近幾年的扶貧工作,取得了很大成績。但是庫區與灌區經濟發展水平相比,仍有差距。庫區基礎差,底子薄,現有開發深度仍未突破以小農經濟占主導地位的產業結構。要使庫區真正步入當地經濟發展軌道,逐步達到小康水平,還必須從工礦企業和二三產業方面發展;農業方面,離省委書記關廣富提出的“三個一工程”(一人一畝當家田,一人一畝經濟林,一戶一畝養殖水面)的要求,也還有差距,目前人均耕地僅0.71畝,人均經濟林僅0.74畝,戶均養殖水面僅0.9l畝。因此,漳河庫區扶貧工作,仍是一項長期的任務。漳河工程管理局1991年6月按照省水利廳布置編制了《庫區經濟綜合開發規劃》。其基本設想是:以資源為基礎,科學為先導,堅持資源開發與智力開發同步進行,廣度開發與深度開發綜合發展,社會、生態、經濟效益一齊發揮,充分利用庫區優勢,因地制宜進行立體開發。在大力發展糧果林魚的同時,積極發展加工業、運輸業、采礦業以及其他產業,有計劃有步驟地發展旅游服務業,力爭早日脫貧致富。

為了實現上述基本設想,其措施:一是各級黨政領導高度重視,繼續給予庫區更多的優惠政策和資金扶持;二是要進一步開放搞活,積極引進外資、內資投入,實行聯合開發;三是依靠科學技術,搞好基礎教育,提高科學文化素質,繼續辦好各類專業培訓班,建立以“漳河庫區科技開發服務中心”為主的技術推廣網絡;四是優化種養業結構,不僅在產量上要大幅度提高,而且在產品質量上有顯著提高;五是要增強商品經濟意識,搞活庫區流通渠道,搞好產前產中產后服務,使庫區產品走向市場,提高競爭力;六是要繼續加強庫區基礎設施建設,特別是要抓好能源、交通、通訊條件的改善,使庫區經濟發展和人民生活逐步達到灌區水平。

(下限1992年)

打印收藏關閉我要糾錯
相關信息
色和尚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