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題集錦 > 水利文化 > 水利歷史 > 史海拾零

血肉之軀御洪水 赤膽忠心千古銘

--一九九八年洪湖長江干堤潰口性險情搶護追憶 

(張生鵬)二十年過去,彈指一揮間。當年,廣大軍民和工程技術人員連續80多天,夜以繼日與洪水搏斗的驚心動魄、蕩氣回腸地場景仍歷歷在目,讓人永生難忘。 

九八年八月初,當第四次洪峰到來前,我奉命赴洪湖協助洪湖市長江防汛前線指揮部,負責大沙至新灘一帶的抗洪搶險技術指導,指揮部調來兩位畢業不久的大學生萬輝和陳正國給我當助手。 

在第六次洪峰到來之前,我直接指揮搶護了燕窩洲腳管涌險情,大沙至田家口淺沙層管涌群,以及燕窩至新灘一帶直徑從0.2到0.6米不等的十多處管涌險情。 

值得一提的是燕窩洲腳特大管涌險情。該險情距離長江干堤內堤腳僅70米,且在一處水塘中。接到報險后,我立即趕到現場,只見水面上臉盆大小水花夾著沙粒翻滾劇烈。我首先派人下水摸探險情基本情況。探險人一個猛子扎下水。當他浮出水面后,頭上一片黑沙。他大喊水下冰涼冰涼,沖力很大,無法靠近。經丈量管涌水面出口直徑高達2.3米時,我驚呆了。為了防止誤報險情,我讓燕窩分段的王志炎,還有胡新仿等同志和多名民工一起,拿著長竹竿垂直緊貼管涌口邊緣繞行一周。還讓四、五個人站在管涌口邊緣,張開手臂手牽手將管涌上出口合圍起來,形象測算管涌上出口大小。 

我立即制定了蓄水反壓結合水下正反六級配砂石料導濾堆的搶險方案。 

導濾堆的最底層用直徑達20-30厘米,重約15-20公斤的石頭消殺水勢,分散水能。當導濾堆做成,堆頂及周圍順利出清水后,突然有人大喊一聲:“快看!這邊水塘里又出險了!”我飛奔過去一看,只見剛才處理險情地方的鄰近水塘里,滿塘翻滾起直徑10-25厘米大小的渾水花盤。這種險情我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心中暗自思忖,難道這是潰堤的先兆?不禁打了個冷顫,身不由己的兩腿發軟。這時又聽見人群中有人一聲大喊:“要垮堤了,快跑啊!”話音剛落,只見一群搶險的民工嘩啦一下全跑光了。這時,我已經膽戰心驚了。但頭腦依然清醒和鎮靜。心想,別人能跑,我絕不能跑!這里就是我的戰斗崗位,就是今天死在這里,我也決不離開半步。 

有了視死如歸的堅定信念,心里頓時坦然了許多。我向周圍掃了一眼,發現除了農民跑了以外,跟隨我的市、段工程技術人員及基層干部都沒有跑。一個個正用疑惑、期待和焦慮的眼神望著我。剎那間,我感動之情油然而生,一股暖流直涌胸膛。我感覺我不孤單,我還有戰友!現在我就是主心骨,我必須要有擔當!我立即向身邊的人發出一連串指令:解放軍在哪里?快去向解放軍求援!還有多少砂石料?余光輝段長趕快去拖運砂石料! 

不一會,在附近搶筑大圍堰的解放軍火速趕到,他們紛紛跳進水塘,在我的指導下,將剛才搶險剩余的砂石料不管大小,不分級配,一股腦統統倒入水塘。后續補充材料也源源不斷跟上。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搶護,約200平方米的水塘已鋪滿大約30厘米厚的混合砂石料。漸漸地,大水花盤不見了,水塘里只冒出了一串串小水泡,一個潰口性特大險情終于控制住了。我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此時,天色已晚,我暗自祈禱,感謝解放軍!感謝河道提防的戰友! 

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日,第六次洪峰即將過境洪湖。數萬抗洪大軍正嚴陣以待守衛在江堤上。大約下午六點,突然一場5-6級的強風暴在洪湖燕窩一帶登陸。霎時間,狂風大作,大雨傾盆,江邊風浪高達1-2米。我預感不妙,立即帶著兩個大學生驅車前往洪湖市長江防汛前線指揮部(燕窩分段)查探是否有新的報險。 

燕窩分段處于外灘。才進大門口時,長江水位已淹沒至膝下,片刻之間,長江水位突然退落至腳背。據此,我研判,極有可能是七家垸潰口了,我們忙往七家垸趕。我們剛到七家垸上搭腦,只見七家垸已處于一片汪洋之中,潰垸已成事實。我們心情沉重,繼續往前疾奔。沒走多遠,迎面碰到兩位基層干部摸樣的人,大聲詢問我們是否指揮部的人?他們說七家垸潰口了,七家垸后面的長江大堤也有一處很長的子堤被風浪打垮了,江水正在從大堤上向洪湖市內漫流,大堤上已空無一人。我一聽幾乎魂飛魄散。一邊叮囑他們趕快前往指揮部報告,一邊向洪湖市前線、荊州市駐洪湖前指報告。我對各級防汛指揮部大聲疾呼:七家垸長江大堤出大險啦,洪湖危險啦,快派解放軍來啊!快調運搶險物質器材來啊!我要人、要砂石料、要編織袋啊!我同萬輝和陳正國拉開距離,分別從堤頂、堤半腰和堤腳三個位置排成一排邊檢查新險情邊向前推進。 

在距大堤漫溢處大約200米時,就傳來洪水流動的轟鳴聲,還有堤內老百姓驚慌逃命的哭喊聲以及豬牛雞犬的鳴叫聲。當我們跑到出險處時,只見大堤內坡上一條巨大狂野的瀑布挾十多米水頭之淫威飛流直下,肆無忌憚地沖刷著我們的生命之堤。那一刻,我們感到十分無助。 

很快,我的呼叫有了效果。只見原湖北省石化廳副廳長劉向東和原洪湖長江總段負責人,帶領兩隊解放軍官兵最先跑步與我們會合。短暫交流情況后做了分工。戰士們一個個刷刷刷勇敢的撲向漫溢口門。他們肩并肩、手挽手,用血肉之軀筑起了三排人墻,阻止并延緩著洪水對大堤的沖刷。他們前面坐著一排,后面站著兩排。八月下旬加上暴風雨后的天氣,冰涼冰涼的江水從戰士們的脖頸肩頭繞流直下。雖然他們凍得瑟瑟發抖,嘴唇烏紫,但沒有一人發出哪怕是輕微的呻吟之聲。 

又過了一會,一隊增援的解放軍官兵跑步到場。部隊首長轉身面對戰士們下令:“一連,上!二連,上!”就這樣,在原有三排人墻的基礎上,又增加了一排人墻。 

在各級防汛指揮部的強力指揮調度下,搶險器材和工具以及勞力陸續到位。解放軍又和我們一道,迅速挖取內堤肩土裝入編織袋,從子堤缺口兩端磊筑,逐步向中間進占。經過約兩個小時的奮戰,終于在半夜10時左右合攏,修筑了一條寬2.0米,高1.0米,長140米的全新子堤,徹底宣告這次搶險取得了勝利。 

九八抗洪的記憶被我塵封了近二十年。感謝河道局領導在二十年后讓我啟封并喚醒了它。以上追憶的兩個場景,只是萬千感人故事中的兩個片段。九八抗洪,幾乎每個重大險情的搶護,都離不開解放軍的身影。沒有他們,我們的勝利是不可能得到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永遠是中華民族的脊梁與中流砥柱。九八抗洪精神就是廣大人民群眾和中國人民解放軍一起,用淚水、汗水、鮮血和生命共同鑄成的。我們要永久珍藏、傳承并發揚光大。 

打印收藏關閉我要糾錯
相關信息
色和尚影视